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中超中甲股改现状:4年39家俱乐部退出成功者寥寥

时间:11-17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21

中超中甲股改现状:4年39家俱乐部退出成功者寥寥

8月28日,中超卫冕冠军武汉三镇官方发布公告称,俱乐部投资人将于9月1日起停止注资,同时俱乐部正积极寻求股改。过去的这几年里,中国球迷频繁听到的一个词就是股改。在中国足球领域,中超以及中甲股改是指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实行政府、企业、个人多元投资,鼓励俱乐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场馆等资源投资入股,形成合理的投资来源结构,推动实现俱乐部的地域化,鼓励具备条件的俱乐部逐步实现名称的非企业化。完善俱乐部法人治理结构,加快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立足长远,系统规划,努力打造百年俱乐部。以武汉三镇俱乐部为例,根据天眼查显示,武汉三镇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法定代表人为方思龙,注册资本2000万元人民币,由武汉尚文之星体育产业有限公司全资持股,而武汉尚文之星体育产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由武汉尚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控股。据了解,武汉三镇上赛季夺冠的投入仅3亿元,在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3亿元只是一个保级球队的保准,但在当今的形势下,3亿元对投资方来说有些太多了,如果能实现政府、企业、个人多元投资,反而有利于俱乐部长期稳定发展。数据显示,最近的4年里,共有39家职业俱乐部消逝,其中就有球迷们熟悉的江苏队以及曾经的“十冠王”辽足。之所以消逝,归根结底是钱的问题,为了增强俱乐部的生存稳定性,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就提出了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的概念,希望中国的足球职业俱乐部改革开始朝着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的方向迈进,但当时正是金元足球鼎盛时期,股改只停留在概念阶段。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按照《方案》完成股改,需要政府和当地国企参与球队未来的投资建设,但各中超中甲每个俱乐部以及当地的情况都不相同,股改截至目前也没有既定的指导性意见,因此,谁都无法给股改一个期限。根据股改方案的目标,是为了改变目前俱乐部股权结构单一以及控股股东持股较高的现状。毕竟,自中国足球联赛职业化以来,大多数的中国足球职业俱乐部,实际上都是背后母公司的一个附庸而已。尤其是在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中超中甲的很多俱乐部都是涉及到房地产的业务,房地产行业效益高时,这些俱乐部的老板疯狂砸钱,而最近几年房地产行业受三道红线的影响业务大幅缩水,俱乐部也是入不敷出。目前的情况是,股改进程虽然在不断推进中,但进展十分缓慢,这里面巨额的债务是股改的最大障碍,再加上经济形势下行,直接导致股改工作举步维艰,俱乐部的生存依旧艰难,情况并未得到明显改善。因股改而死的俱乐部:河北队曾经是中超的土豪球队,2015年以中甲亚军的身份冲超,在2016赛季的中超联赛中曾疯狂引援,签下了中国球迷熟悉的阿根廷国脚拉维奇、科特迪瓦国脚热尔维尼奥、喀麦隆国家队队长姆比亚、土耳其国脚居吕姆等人,接下来的几个赛季,河北队依旧疯狂,引进了马斯切拉诺等大牌球星,而张呈栋更是以1.5亿元人民币成为中超历史本土标王。而据德转的信心,在中超国内球员的转会交易额排名前10的榜单上,河北占据了5个席位。但就是这样的一支土豪球队,因为河北队母公司华夏幸福陷入了经营困境,河北队而后也是积极寻求股改,不过一直进展不顺,随后河北队以极低的成本运营了一个赛季,在上赛季的中超联赛中一度遭遇24连败,再加上2次被扣分,赛季结束后以-3分的成绩位列倒数第一,最终因欠薪等问题未能通过准入。除了河北队,还有重庆两江竞技以及广州城。由于当代集团陷入经营困难,俱乐部曾寻求重庆体育局和政府的托管,两江集团的赞助款如果能够到位,球队就能按时参加2022赛季的中超,但最终各方未能达成一致,重庆队最终于2022年5月24日宣布停止运营。广州城这边,由于富力集团陷入经营困境,广州城原本与广州市内多家国企联合体组成了广州城股改小组基本达成一致,国企股改小组2022年的花费约为1.5亿元,解决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当赛季球员工资也全部支付了,但最终国企股改小组选择另起炉灶成立广州影豹足球俱乐部,广州城未能通过准入。2023年3月29日,广州城宣布球队暂停运营。中甲的长安竞技原本本来是多元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典型,2021年底,长安竞技和陕西水务集团达成了股权战略合作的协议,但接下来陕西水务集团方面发声了人事变动,股权工作也陷入了停滞状态。为了解决资金的问题,俱乐部也积极进行了自救,但最终都是杯水车薪,最终陕西长安竞技没有通过2023赛季的中甲准入审核,而俱乐部也再同一天宣布解散。股改成功的俱乐部:2020年,山东泰山是最早完成股改的俱乐部,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在2020年中期完成股改,由于鲁能体育签订了股权划转框架协议,山东电力将40%的足球及乒乓球俱乐部股权无偿划转济南文旅,济南文旅由此成为鲁能俱乐部最大股东。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和鲁能集团分别持有约30%股份。但本赛季前期山东泰山一度因为文旅集团配置资金出现问题,有消息称,股改后的大股东济南文旅,并没有如之前承诺那样提供相应的资金配置,即使是在球队最辉煌的2021赛季,虽然当时有一笔接近2亿元的资金注入俱乐部,但有权威小时称,这笔资金走的是俱乐部借款。这也引发了其他的股东异议,时至今日,山东泰山尚未欠薪,原因很简单:球队的第三股东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始终正常提供资金支持。同时,他们在撤离俱乐部之时,给俱乐部留下了一笔近6亿的资金。与此同时,河南建业在2020年也完成了股改,更名河南嵩山龙门,郑州方面、洛阳方面和建业方面也是433的股权配置。但在去年,河南队遭遇了欠薪,2023年河南嵩山龙门再次更名为河南队,俱乐部一度再次陷入困境。但本赛季,河南队的股改取得了重大进展,依然是433的配置,郑州航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占股40%,河南省弘道投资有限公司和洛阳文旅各占30%,而建业集团将以赞助商的身份继续支持河南队。2020年9月,当时还没有重返中超的浙江队完成了股改,国企浙江能源集团入股,和绿城房地产集团各占50%的股份。但在今年8月,媒体爆料浙江队的资金出现了一定问题,俱乐部没有收到两家股东注入的资金,最终是浙能集团同意先期打一笔费用,帮助球队渡过难关。按照此前的股改协议,俱乐部、一线队以及青训运营权,完全是由绿城承担,浙能负责后勤保障。2021年,石家庄永昌宣布更名为沧州雄狮,俱乐部也正式从石家庄搬迁至沧州,同时俱乐部将采取永昌集团与沧州市共建球队的方式运营,沧州市建设投资集团和永昌地产各占50%的股份。中甲球队中,南京城市早在2021年就进行了股改,最初是南京鼎竹电力设备工程有限公司占俱乐部60%股权,江苏枫帆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占俱乐部30%股权,南京东乐宇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占俱乐部10%股权,如今则是南京鼎竹占85%的股份,而江苏枫帆占15%。本质不变的球队:2022年,上海申花原本的投资方绿地集团遭遇经营困境,球队内也是出现了欠薪状况,不少球员一个月只能拿到一些基本的生活补贴,去年11月份因未完成解决欠薪70%的目标,还被中国足协扣除2022赛季联赛积分6分。不过,进入到2023年,俱乐部的股改工作进展顺利,最终在今年4月份,上海申花俱乐部的股改工作圆满完成,久事集团成为上海申花的新投资方,久事投资持有俱乐部100%股份,申花俱乐部最终稳定下来。另外一支中超豪门北京国安,在2021年3月份更名为符合名称中性化政策的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中赫置地有限公司与中信集团达成一致,收购中信集团剩余持有的国安股份,北京国安变成了中赫集团100%持股。同样是在2021年,为了贯彻中性名政策,保住长春亚泰这个俱乐部名称,长春亚泰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长春吉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持有的100%股权转让至长春嘉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大连人之前也濒临解散,俱乐部多年来在经营上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直到2022年3月,大连人俱乐部正式完成股改,大连足球改革发展工作组已经正式接收了俱乐部管理权。在大连市委以及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大连人去年最后时刻递补进中超。而作为大连人背后实质上的“母公司”,万达集团不仅退出了管理层,还主动承担了俱乐部长达二十年的全部债务,此外还将承担俱乐部接管前二十来年的全部历史债务及未来三年俱乐部运营、青训及大连市校园足球小学基地校运营等全部费用。但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实际上俱乐部股权并没有完成,俱乐部的股权依然100%的在一方手中。具体来说,一方集团持股95%,一方地产持股5%。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不少俱乐部进行了股改,但是不同体制(央企、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的企业在思路及沟通方面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这些问题随时都可能引爆。反倒是一些股改后股权单一的重量级国企以及没有股改的球队生存稳定,比如说上海申花和上海海港。因此,对于中国足球来说,股改不是唯一的出路,关键还是要拓宽俱乐部自身的发展,并结合当地政府以及企业,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模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