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强行塞入的大尺度戏,没有剧情全靠氛围的电影?就别骗人去看了

时间:09-08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53

强行塞入的大尺度戏,没有剧情全靠氛围的电影?就别骗人去看了

#娱评大赏#要怎么介绍这部片呢?今年七夕档最大“输家”:票房:首映当天票房约1680万,随后一路走低,最终成为该档期垫底选手。大众口碑,疑似“诈骗营销”,一些片段还遭观众吐槽。当然,不可否定,它和《地球最后的夜晚》一样,走了营销的险棋,招致骂声,这颗苦果得自己吞。但如果因此错过它,那实在太可惜。但我仍然感激,在这样一个爆款频出的暑期档,能有一部冷冽的它:周冬雨、刘昊然、屈楚萧出演,号称延吉版“戏梦巴黎”的《燃冬》。我也不太想用票房这种字眼来形容它了,毕竟跟暑期档的任何一部在映的新片比,它都比不过。(萧条得从我买票只能选10点或者中午12点or晚上22点这种偏门时间就能看出)肉叔对这部片的观感,怎么说呢,它太小了。故事,只切取了三个年轻人的相识,最多不超过五天。主题,是三个年轻人如何互相扶持,试图走出人生的泥沼。全片的呈现,没有故事,只有情节;没有关系,只有状态。至于预告片里那句“他爱她,她爱他,谁爱谁”,看过片你就会知道,在电影里实在没什么好纠结的。只要你不抱着爱情的期待去走进它,那你会收获一段情感共振。个人觉得,陈哲艺作为被李安钦点有前途的青年导演(《爸妈不回家》勇夺金马奖那一年),业务能力还是能打。《燃冬》仅仅是他疫情期间在上海接受14天隔离,在酒店里写出两页纸故事大纲就开拍的小品,97分钟的片长或许能间接证明导演的创作态度——是漫长征途里的小憩。无论从故事的逻辑性、视听语言的惊喜程度甚至演员的表演状态,都不能说是拉满弓弦使劲干。说得不客气一些,不算好,但肯定不算烂片。肉叔分会比现在豆瓣的高一些,接近7分。如果你看了,那接下来欢迎一起跟随这8个细节里,回味电影。如果你还没有看,也没关系,继续往下,有剧透的关键情节肉会叫停。01电影开场,就是一群当地人在“采冰”。凿、挖、修;一块块修好的大冰通过水面传送到对岸,最终送到运输车上。既交代了延边的冬有多冷,也为全片三个主角奠定了心理地貌。“闯入者”浩丰(刘昊然 饰),从河南考出来。年轻有为。上学是学霸,上班是精英。“别人家的孩子”干金融,工作后留在上海,有经济实力购买价格不菲的奢侈手表,来延吉参加朋友婚礼。浩丰有个癖好,嚼冰块。这个动作,刘昊然自己解释,是在无意识地伤害自己。从心理治疗中心的电话,到夜店里突然大哭,肉叔猜他很大概率是抑郁症患者。娜娜(周冬雨 饰),河北人,从小学习花滑,有天赋,拿奖不少,备战奥运会,却不幸受伤,离家出走在延吉做当地导游。韩萧(屈楚萧 饰),四川人,很小辍学,从四川流浪到东北,在小姨餐厅里当厨子。他们上长白山前,有一幕目前极具争议的“口传冰块”。有人理解为性暗示,但我更偏向,这标志着三人关系的全新进展。默契和信任不再局限在娜&萧,娜&丰。在经过浩丰的求助后,三人的关系打通了。(包括后面三人同喝一杯水)他们彼此照见了各自心里的老寒冰:浩丰不自由,体面和优秀没法给他幸福和快乐。娜娜梦想夭折,她脚上有郝然可见的伤疤,断送了自己冰面起舞的天分和才华。韩萧被人瞧不起的自卑,小孩说他没读多少书,在书店娜娜拿着《新华字典》也嘲笑“你识字吗”?p.s.以下内容涉及剧透,谨慎下拉02刀疤如导演所说,这部片的主角,是三个被梦想打败的人。三人行里的纽带娜娜,万里挑一,滑冰极有天分,却因受伤退役。如此挫败,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所以只能逃。那条大概率是被冰刀划出来的,如蜈蚣一样狰狞的疤,是娜娜梦想的残片,不敢示人。曝光于人前,立刻开启防备模式。浩丰第一次在娜娜家过夜时,她鼓起勇气主动,慌张中被触到疤,立刻弹起,疤中断了她的主动。这道疤不只丑陋地趴在脚上,还牢牢刻在她心里。这道疤是怎么消掉的,最后说。03手表就如滑冰鞋之于娜娜(以刀疤的形式),摩托之于韩萧,手表也是浩丰的“信物”。这块表,最能体现浩丰上海金融男身份:百达翡丽,手表里的劳斯莱斯,妥妥表王。(肉叔去查了一下,应该不会少于10w,有懂行的欢迎指正。)是他努力从家乡走出到大城市,小有成就的体面象征。从他对这块表的变化,我们大概能看到浩丰逐渐打开的过程。因为它,他婚礼的同学、朋友只注意到他有钱,却没人注意到他不开心。也因为这块表,初见时娜娜她对客气、周到,尤胜普通客人。介绍给大萧时,也不忘借表拍个小马屁“这表我们下下辈子也买不起”。所以他无时无刻不戴着表,哪怕是在与娜娜发生关系的第一个夜晚。而在三人蹦完迪,深夜逛完动物园,决定同去长白山后,那块表停了。浴室告别,他不在乎表被淋,走前摘下,留在了娜娜的洗手池上,表面上还有水渍。意味着导演善念的祝福:浩丰卸下体面的伪装,面对真实自我,走出了第一步。04《燃冬》里有两个下坠的第一视角镜头,都是属于浩丰的。婚礼上的浩丰心不在焉,接到心理咨询中心的电话,不胜心烦,就走出大厅,在外墙楼梯,用脚尖把积雪往下面踢,视线随着雪花一路下坠。——很显然他已经动了跳楼的念头。忽略这矫情的文字另一次,在长白山,他单独行走,面对右手边的深渊,浩丰仿佛又受到诱惑,越看越沉溺,沉溺要忍不住闭眼、前倾……浩丰老乡时剑波的《下坠》,几句歌词尤其适合浩丰的心境。把爱当成我的绝对这一个冬天才如此颓废无边无际的伤悲站在云端飘摇欲坠下坠仿佛可以减少我的心碎这时候的浩丰是危险的,他应该病得挺严重了。但两次危险,都被一个人无意识地化解了,娜娜。第一次,娜娜接的团回酒店了,她从旅游大巴下来,也带来了一点生活的转机。于是他没跟同学去滑雪,而是跟了她的团。第二次,韩萧大喊“娜娜”,回声将他惊醒。他内心深处有了人间的羁绊,牵引他朝着生靠近了几步。其实三人相处后,浩丰想要“自杀”的自主意识是越来越弱的。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出发去长白山前,浩丰回酒店补觉,当他一个人走进酒店时,应该是感觉到恐惧与危险,向送他到门口的大萧发出求救信号:我不想一个人。他捞了自己一把。05冰迷宫那段三人在冰迷宫里互相寻找,却总是错过的戏,在肉叔我看来,既是梦,也是现实。以各自视角,他们怎么也没法看到对方。镜头拉远,出口(相遇)却近在咫尺。这也说明他们自困在卑微,不足为外人道的情绪里。06抢劫犯片中有一条副线,关于一个抢劫超市的通缉犯。始于餐馆里的电视新闻,中途以重金悬赏+通缉令的小海报,出现在便利店、收费站等各种他们经过的场所,最后在铁轨上被抓。不知道你们,肉叔在看的时候,就觉得大盗跟屈楚萧长得有点像。尤其大萧还对着通缉令发出了一个感慨:20万,我什么时候能值那么多钱(类似意思)?显然代入的是大盗。肉叔有个大胆的猜想:大盗,其实是韩萧生活阅历的某种映射。在书店,偷书比赛就是他发起的。大盗和大萧俩人还在餐馆见过一次,对视,非常平静。(当然也有酒醉的原因)可以想见,韩萧没读书,从四川到延吉找小姨妈这一路,吃了不少苦,也遭遇了很多。有这一层,他对浩丰、娜娜谈论生死时的不屑“你们是真喝多了”,才不至于只是中二之语。韩萧身上,比二人多了一些未被磨掉的人性本能,可以是性,更是生命力。(也难怪上映后有人说,没脱过的屈楚萧最有性张力)如此,片名的答案有了。拿什么“燃冬”?江湖浪子韩萧可能是最大的燃料,是穿透寒气的一道阳光。07长白山《燃冬》把长白山拍出了一种冷冽的浪漫感。三人最终没能攀上的天池,在冰雪里圣洁无比。有趣的是,长白山天池其实是个火山口,经过漫长的年代才积水成湖。莫名和片名“燃冬”有异曲同工之妙。肉叔尤其喜欢,浩丰在书店看到长白山时,镜头深入画中,划过工笔线条下的山脉、岩石,背景是滴咚滴咚空灵的水声。长白山,在电影里出现了三次。浩丰在婚礼上注意到一幅画,彩灯的迷幻光晕投射在画中,那画中的场景,就是长白山天池;书店里,浩丰看一本讲述长白山熊女传说的连环画。以及最后一次,以实景展现在观众面前。(这段很美)也是在长白山上,娜娜心里的那道疤消失了,因为:08熊(女)电影里最魔幻,但也最让人莫名想泪目的一幕,出现在长白山之行的尾声。一只灰棕色的熊,从深山走来。它朝三人低吼,却在娜娜主动走近后,闻了闻她,转而回到深山。只留已经哭成泪人的娜娜。这只熊,可能对照的是来路浩丰讲的熊女的故事。一只熊,渴望成人,在神的指引下,它只吃艾草和大蒜,在长白山的山洞里忍受黑暗,第21天,它变成了一个美貌的女子。因为好奇,肉叔回来又查了查下文。在朝鲜族的传说里,化为女子的熊女,和太阳神之子桓雄成为夫妻,产下古朝鲜的始祖,说是古朝鲜之母。肉叔觉得,娜娜他们遇到的那头熊,更像是“长白山之母”,或者说,更中性一点,自然之灵。那道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伤口,被它捕捉到了。它仔细嗅了娜娜的右脚。让观众和主角吃惊的一刻出现:一场血腥的撕咬没有发生,它注视着伤口,又看看娜娜,以一种静默的包容,缓缓治愈了她。我认为它是人与动物很特别的一种心灵互动。这只熊嗅得到她的伤口,也嗅得到她的伤感,她的创伤。熊是懂她的,天地是接纳她的。澎湃新闻:《燃冬》导演陈哲艺:老灵魂的松弛与自由 |作者:陈晨、耿乃丁娜娜命运的齿轮悄然启动。她告别浩丰,主动联系家人,终于打开了装满过去的箱子,拿出了那双冰鞋。长白山的这一段魔幻经历是否真的发生过?三人是真的走出寒冬,还是陷于自己的困境?长白山是一次自救,还是一次说好的自戕?每一种通道都不是堵死的,都可以用信息模糊的台词和画面进行佐证。《燃冬》是一出具有多义性的文艺小品,故事也只讲了一小段。每一种答案都有可能。这也是肉叔觉得它难得的地方。对于票房和宣发,甚至剧本的完成度,《燃冬》未必尽善尽美,但它绝不是那种没有表达和野心的烂片。它可能是最近少有的让我在大银幕和角色情绪有微妙共振的电影。感受在流动,电影和我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我珍惜这种流动。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